Ctrl+D收藏笔趣阁
泡泡中文Paozw.com
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船员招募中[无限] > 通关

有点发愁地思考着,但因为原型就在面前,余舟注意着没有露出什么失礼的表情。

她礼貌地向白管家道谢,确认了购物清单交接完毕,将场面留给了其他等着和白管家交谈的闯关者。

抱着太空服坐到纪苻旁边,她一身轻松地问纪苻:“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办?八点前,咱们还有时间去吃一顿早饭。”

纪苻的目光从她怀里的太空服移到她面上,沉吟着说:“所以,你确实是认真的。”

那些在光脑记录中看到和听到的关于宇宙飞船,太空航行,招募通信官之类的……匪夷所思的话语。他紧紧交握住双手,暗自压抑地做了个深呼吸,可悲地发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充斥着不由自主的期待。

“你很快就能见到它了。”余舟自然地接上了他的话。她停顿片刻,恍然道:“对了,你还不知道它的名字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露出了有趣的笑容:“你真的很适合成为它的通信官。它叫做——希望号。”

纪苻端正地坐着,没有看向余舟。他注视着自己的双手,将那个名字在心里咀嚼了几遍,低声而郑重地说:“我很期待。”

他们一起去吃过早餐,把余舟那份清单上的物品整理好,重新回到客厅。

距离八点还有三十多分钟,白管家安然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来是准备在这里一直待到八点整。赵涵和徐姐坐在客厅的一角低声交谈,何三也来了客厅,独自坐在距离白管家最远的地方。何大、何二和莫女士他们还不见踪影,余舟在二楼转角处瞥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移动间面具的反光来看,应该是何二。

徐姐看到他们,热情地抬手招呼他们坐过去。她有点吃惊地看了看他们手上的大包小包,说:“恭喜,看来你们收获不小。”

“还好还好。”余舟笑眯眯地客套道。

“可能是托了你们几个新手的福,这次副本难度不算高。根据任务的完成度,我估计咱们差不多能拿到B级评价,运气特别好的话,也许能拿一个A级评价。”徐姐举了举自己的义体左手,说,“我还没拿过A级评价呢,B级评价拿过一次,把自己搞成了这样。这次能这么顺利,也多亏你了。”

她咳了一声,对余舟伸出右手,说:“这几天,合作愉快。其实,我真名叫徐枫,希望以后在其他副本还能有机会见到你。”

余舟和她握住手摇了摇,说:“彼此彼此。”

气氛正在其乐融融,楼上传来一声巨响,打破了客厅的平静。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何二有点狼狈地从转角处现出身形来,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站稳。撞到他的何大没有分给他半分眼神,他沿着楼梯飞快地走下来,张望一下看到白管家,立刻厉声质问道:“白管家,你把我父亲怎么了?他的房间是空的,明显很久没住过人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台电梯从二楼来到一楼,打开的电梯中,莫女士看到客厅的紧张气氛,迅速将孩子们拢到身后。

白管家站起身,面对气势汹汹向他逼近的何大,环顾众人后,稍微提高音量,声音依旧平稳地说:“既然人齐了,我现在将提前公布何川知先生的遗嘱。

“很遗憾,何川知先生在三天前去世了。遵照他的意愿,我隐瞒了这个消息。”

何大维持着伸手去抓白管家衣领的动作僵住了,几秒后,他一反常态地平静下来,那种紧张惊痛的表情褪去。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盯着白管家说:“是吗?父亲的遗嘱是什么?”

白管家轻轻敲了一下光脑,在墙上投影出放大版的电子文件来。做了一个示意的手势,说:“这份遗嘱的副本我已经发到了各位的光脑上。审查公证手续完毕,实时生效。稍后我会和各位进行财产交割事宜。”

余舟拍了拍纪苻和徐枫,提醒他们提高警惕,当心最后时刻发生什么流血事件。

她自己悄然接近了场中心,以便随时机动反应——因为携带的物品比较多,所以还是很显眼就是了。好在现在场中没人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她留意到莫女士带着孩子坐电梯回了二楼。这是个明智的举动,接下来的场面也许不适合小孩子看到。

期间余舟扫了一眼墙上的那份遗嘱。条目不算多,基本上能看出何川知将遗产平均分给了所有家庭成员——其中不包括莫女士和白管家。当然,作为监护人,莫女士可以支配何小妹和莫小弟的那两份财富。

金额非常可观。余舟都不由得为这份现实中已经不存在的几十年前的遗产心痛了一秒钟。

但显然有人并不满意这样的分配。

“白管家,这份遗嘱里没有提到父亲名下的娱乐公司。”何大说,“父亲对它的安排是什么?”

“何川知先生将它交给了联邦政府,根据他和联邦政府的契约,这一举动交换到的社会贡献值会均分给各位家庭成员。这笔贡献值和政府提供的相关说明今早八点会汇入各位的个人账户——莫女士,也有你的那份,请记得查看。”白管家对独自返回客厅的莫女士说。

一声干涩的笑声响起。

“哈?社会贡献值?”何大冷笑道,他卸下了温文尔雅的假面,表情不甘心地扭曲着,最终定格在一种轻蔑讥讽的神情上,“这种东西只有底层的穷鬼才会把它当成宝。公司随便搞一些公益宣传活动,再象征性地捐点钱,这玩意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老家伙做出一副慈父的面孔,到头来把所有人都耍了!他是宁肯抱着他的产业下地狱,也不肯留给自己的儿子啊。”

一个响亮的巴掌打断了他的话。何大捂着脸,惊讶地看向站在他面前的莫女士,后退了两步,威胁道:“下贱无礼的泼妇,想想你的两个小崽子。因为你的攻击行为,我随时可以把你送到警察局,再让我的律师把你扔进系统领域。到时候这两个可怜的,失去了父母的小孩子怎么办呢?或许我该争取一下他们的监护权?”他放下手,顶着巴掌印冷笑,“或者,你现在跪下来道个歉,也许我会考虑不追究你的过错?”

莫女士耐心地听他说完了这一堆话,然后给他一个更响亮的巴掌作为回答。

“作为你的继母,传授你一个宝贵的人生经验,孩子。”莫女士对这个年纪比她大的便宜儿子柔和地说,“在挨揍的时候,要么打回去,要么跑,要么求饶。别傻站着继续说些混账话。”

余舟第一时间看向白管家,他对莫女士的行为似乎视若无睹,表情纹丝不动。等他们交锋过一轮,何大对称地挨了两个巴掌,白管家恰到好处地开口:“何川知先生留下了一份遗言。他说,很遗憾不能参与你们童年时的成长时光。财富会随着岁月变迁,但只要联邦政府还在,社会贡献值是恒定存在的。富贵也好,贫穷也罢,希望你们能远离副本的威胁,安稳地生活下去。这是他作为父亲,送给子女的最后一份保护。”

伴随着光脑收到信息的提示音,周遭的一切逐渐扭曲远去,只有希望号的机械音格外清晰地响起。

“D级副本-契约已通关,通关评价:S级,获得能量100点。”

余舟有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她听到徐枫惊讶的声音“什么?”

视野中最后消失的,是其他闯关者同样意外的表情。

她回到了那片白茫茫的空间里。

在余舟面前,三行信息浮现又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