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笔趣阁
泡泡中文Paozw.com
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赛博飞升 > 第二百零七章 一蝉二雀

第二百零七章 一蝉二雀

这一刻,一蝉二雀,局势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卓斯英灵与边际业务部不到“赛点”,绝不会冒着惊醒希安的风险掀开大战。

“赛点”,就是妖精携带的灵核落入一方手中之时。

李凉意识到,他手中的灵核之所以无人问津,是因为李成树绝对不会允许四公主拿到这颗灵核,英灵亲卫只要动手,半空中边际业务部的飞船便会开火,局势会立刻倒向全线开战,反之亦然。

另一方面,双方几乎势均力敌,一旦开战胜负难料,唯有他这股第三方力量可以为局势带来变化,从而制造出决定胜负的机会,况且在双方看来,他即便笼络了蜉蝣和一些帮派,公会,终究只是蝉,随手可灭,成不了黄雀。

这些因素共同促成了眼下的僵持。

按照这个思路,他终于明白,不管西部矿场的人是谁安排的,都没必要跟踪他,更没必要在中途设置障碍,对方目的只有一个,确定他抵达中京的大致时间。

他有一丝庆幸,还好没有犹豫,一路马不停蹄,抢出了时间。

如果现在妖精已经把灵核交给了李成树,平衡就不可能形成,说不定大战已经开始,而他进入中京的瞬间就会遭到卓斯英灵一方的攻击。

不过。

这种平衡像在摩天大厦之间走钢丝,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关键在于,妖精什么时候抵达中京?

从镇界堡的位置判断,妖精本该和他前后脚到达,但是从局势上来看,显然出了什么状况导致妖精的行程延误。

除了四公主出手截胡的可能性,李凉隐约还有另一种猜测。

失踪的佐尔格,也就是集团,有没有可能被李成树委派接应妖精?

完全有可能。

以集团的敏锐直觉,一定会拖延妖精进京。

但是即便如此,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可能太多。

这依旧是一场争分夺秒的豪赌。

轰隆。

巨型矿卡颠簸了一下,驶入封闭式的复检车间。

嗤——

四辆矿卡陆续进入,车间闸门开始下降。

李凉跟在瘦小男人身后从车顶舱门爬出去,瞬间看到,灯火通明的车间内,黑压压站着数百人。

从着装上来看,这些人明显来自四个不同的组织。

搭乘另一辆重型矿卡的K已经下车,同时,下方的人群中走出四个人迎了上去,双方快速交谈,一齐看过来。

李凉爬下梯子,快步走近。

“这位就是李凉先生,”K介绍道。

“嘿,авторитет,”一个高大肥壮的光头重重握住了李凉的手,操着一口浓郁的俄裔卷舌音说道,“叫我伊万,战斧是你的兄弟。”

“鼠帮,石川尚,”一个穿着像杂货店老板的日裔中年人微微欠身。

一身黑色西装的鹰钩鼻爱尔兰裔男人点头道:“运输工会中京分会,FrankSheeran。”

“Tank,”一个光着上半身,下巴替换成机械结构,咧嘴露出一口金牙的黑人笑道,“Bro,callmeTea。”

李凉分别与四人握手,点头致意。

与此同时,全副武装的蜉蝣成员纷纷从矿卡跳下,聚集在他身后,均保持缄默,神情冷冽,再加上人数众多,气势瞬间压制对面的杂牌军。

车间变得鸦雀无声。

李凉笑了笑,语气平静:

“明天过后,中京,属于我们。”

下一刻,人群振臂嘶吼,呼哨声四起,一张张迥异的面孔上,有着相似的兴奋与嗜血。

李凉环顾四周。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暴徒,屠然和K给他们带去的消息中,不仅有卓斯黑暗的计划,更有胜利后数之不尽的财富。

一丝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是否正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燎原的火是否足够暴烈。

李凉的眼神渐渐变得冷漠。

“老大,”K突然出声。

“嗯?”李凉恍惚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扯了下衣领说道,“开始吧。”

K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转身对走近的水野说道:“按计划分散。”

水野点头,举起手臂挥了挥拳头。

一千二百名蜉蝣成员迅速分成十组,开始卸下重型矿卡上的武器和车辆,并且将这些辎重按组重新分配。

运输工会的弗兰克希兰肃然道:“之前工会变更了十几趟货运的进京路线,其中大部分货物都是鼠帮和TANK的货,按照计划,我们搭乘鼠帮和TANK的接货浮艇离开。”

来自鼠帮的石川尚欠身道:“李凉先生,我们的浮艇已经准备好,马上可以进场。”

Tank帮的Tea随手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Tank帮的车队也已就绪。

“多久能出发?”李凉问道。

“最多半个小时。”

“十五分钟。”

李凉的语气不容质疑。

片刻,三十艘载货运输浮艇从另一侧的出口冲进复检车间。

所有参与行动的帮派成员们开始按照既定分组装车。

注视着忙乱的现场,李凉冲K招手。

“老大,”K快步走近。

李凉附耳低声将外面英灵亲卫和隐形飞船的情况以及他的猜测告诉了K。

“嗯,嗯,明白,”K扶了下墨镜,“计划不变?”

“对,”李凉瞥了一眼正在分批登上各艘浮艇的帮派成员,“车队一进入外环马上分散,各自想办法甩掉监控,然后在一番街集合,只要顺利赶到预设地点的人数达到百分之八十或者时间超过两个小时就不必再等,你和水野带人立刻进入机械姬,等我消息。”

K犹豫了一下:“你自己去南疆港?”

“嗯,没事,”李凉摆了摆手,举起简陋的手持设备翻看了一下,黑胶布将一台类似对讲机的设备和一个手环芯片固定在了一起。

一直等在旁边的瘦小男人赶忙道:“这是信号模拟通讯器,可以用不同的手环ID定向通讯,打一次换一个ID,”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塑胶袋子,里面装满了椭圆形的金属芯片。

李凉听说过这玩意,造型虽然简陋,但是由于模拟程序非常复杂,黑市上存量不多。

他接过塑胶袋,给设备换了个芯片,按下侧面的按钮。

很快,屠然的声音再次传出:“李凉先生。”

“你的位置能不能看到检查站出口?”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