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团宠郡主七岁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意料之外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意料之外

“讨厌!别闹!本公子姓陆名垣,幽州人士!”韩溪蕊一把打掉朱翊拽着她束冠飘带的手,狠狠地睨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

朱翊朗笑出声,一屁股坐到了韩溪蕊对面,看着她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忽的鬼鬼祟祟的探头左顾右盼。

“花朵呢?刚才看她还在绣楼上,怎么一眨眼人没了?”

“现在想见人家了?前段时间干什么去了?六皇子长本事了,不知是哪个狗头军师给你出的主意,还学会了凉着人家姑娘!”

韩溪蕊说完,白了朱翊一眼,而后拿起一块糕点,狠狠地咬了一口。那副模样,不像是在吃糕点,倒像是在吃朱翊的肉!

“哎!小丫头,你懂什么!这里边的事儿,多着呢!”

朱翊像是被韩溪蕊戳中了痛处,脸上笑意全无,重重的长叹一声后,立时间便满脸的懊丧和无奈。

“噢,你确定?我也觉得自己个儿小小年纪也忒不晓事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府了,就不耽误六皇子在这儿伤春悲秋了!”

说完,韩溪蕊假模假式的站起身,佯装要离开。

六皇子朱翊一见韩溪蕊要走,立时间便慌了神,赶忙站起身,伸手要去拦她的时候,却发现,这丫头压根儿没准备离开,装腔作势就是为了吓唬他。

“嘿,你……”

朱翊伸手指向韩溪蕊,刚想说,你这小丫头刁滑的很!可一看到韩溪蕊那副志在必得,得意洋洋的神情,也知道了自己拿她压根儿没有办法。

于是,十分乖觉的话锋一转,不情不愿的说道,“陆公子请留步,闲来无事,不如与小王闲聊两句。”

“这还差不多!”

韩溪蕊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十分欢喜的重新坐下,一本正经的压低了声音,学着男子的豪迈模样继续追问到。

“说吧,前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信六皇子会学那些花里胡哨却一丁点用没有用的招数!”

“小丫……陆公子,你就别损我了!你是不知道,前段时间,宫中形势有多严峻!我还能出来已经十分不易!若非我母妃善有善报,只怕现下我和母妃都要被禁足了!”

“华妃娘娘被禁足?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溪蕊听着朱翊说的话,心一下子便揪了起来,刚才听花朵说的时候,她还在想,定然不会是华妃娘娘遇到了什么事情,许还有旁的原因,才致使朱翊不得脱身来见花朵。

可是现下,她不想承认也不行了,宫中真的出事了!

朱翊似也是稀里糊涂的,讲述个事发过程也是断断续续的没头没尾,韩溪蕊一边听着,一边还要自己发挥想象力,尽量将整件事串联的通顺一些。

原来,这整件事,还真得从花朵说起!

前阵子,朱翊也听说宫中的花匠培育出了墨菊这样稀罕的品种,他自是不懂这些,可他知道花朵偏爱这些,所以兴高采烈的便去跟花朵说这件事。

当时,宫中的墨菊还未成株,朱翊只是听说了这么个苗头,便急着去花朵面前邀功。其实,倒也说不上是邀功,朱翊也只是给他自己个去见花朵的说辞而已。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从那日他返回宫中,便险些折在了别人的圈套中,甚至险些连累了他的母妃华妃娘娘。

回到宫中后,朱翊眼巴巴的就等着那些花匠快些将墨菊栽种成株,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带着墨菊去找花朵了,这一次才叫邀功。

可是,没几日,花坊竟然传出消息,因为墨菊极难培育,生长条件亦是极为苛刻,所以,这第一批成株的墨菊数量也是寥寥无几。

宫中的东西都是稀罕的宝贝,但却并不是每一个都那么炙手可热,竞相争夺。原也要看这些宝贝到底更和谁的心意更能彰显谁的身份。

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就像这次宫中的花匠,一个个使劲浑身解数,才培育出来的墨菊,原就是因为皇上赏花时,随口说的一句玩笑话。

所以,这一批成株的墨菊,便一株不落,全部被送到了皇上的御书房中和西暖阁中。

内侍监总管岂不知御书房和西暖阁中用不上那么多盆墨菊摆设,可他不这样做不行呀。

他就是个奴才,宫中贵人那么多,一个个都红了眼睛的盯着那几盆墨菊,他一个做奴才的,便是胆子再大,也不敢随意分配。

这种事情,只能凭皇上的圣心来决断如何恩赏。当然,这一次的赏赐一出,便能看出来,后宫之中各位主子的地位孰轻孰重了。

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这一次,华妃娘娘竟然没有得到赏赐。

朱翊自然也没有想到,他志在必得的等了那么久,竟然只等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他又不能去找皇上理论,便只能去找花坊的奴才撒气。

一通乱劈乱砍后,花坊算是遭了殃,待朱翊冷静下来的时候,此事已经被有心人捅到了皇上面前。

皇上雷霆震怒,当即便下令将朱翊押回他自己宫中关了起来,静饿三日败火,面壁思过,谁也不许见!

这件事发生的整个过程,华妃娘娘始终晚一步得到消息。待她想要规劝朱翊几句的时候,朱翊已经被皇上派人看管了起来,便是她这个当娘的想要见朱翊一面也不成。

朱翊听到华妃娘娘在宫门外,想要进去却守门侍卫拦住的声音,急得跟热锅上蚂蚁一般,除了暴躁的发脾气外,便无计可施。

华妃娘娘自是最了解她的这个儿子,朱翊不但心思单纯,而且没有任何城府,容易受人撺掇,可他并不是个坏孩子,绝对不会恶意滋事伤人!

所以,这次朱翊怒砸花坊一事,华妃娘娘总觉得事有蹊跷,难保不是有人针对他们母子二人,从中作梗,恶意坑害朱翊。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朱翊已经被皇上关了起来,之前的事情怕是也被人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华妃娘娘知道多想无益,不如好好思量一下之后要如何防范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