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第80章 告别

迟南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淡淡的说:“习惯了。”

游遇笑了:“感谢收留。”

他熟门熟路的走进卧室在地板上铺褥子:“可惜之前我的床被回收了,现在要睡地上。”

说着他打开衣柜,啧了啧“他们办事还挺干净利落的连换洗的衣服都没给我剩一件。”

迟南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把洗干净的睡衣递给游遇:“穿我的吧。”

顿了顿他微微抬头看游遇,“…可能有点短,不要介意。”

游遇弯起唇角:“谢谢。”

“话说”迟南突然想到什么,“现在这个高度…是你的真实身高吗?”

游遇想了想:“不是。”

迟南松了口气游遇又继续说:“我的真实身高比医生再高公分这样。”

迟南:“……”他不想讲话了。

游遇:“不信下次你仔细比一比就知道了。”

迟南:“为什么?”

明明都是游遇的身体,为什么原主比他高出半个头?

游遇明白他的意思,很认真的思考片刻说:“大概是你比较挑食长不高吧。”

他想起迟南吃火锅时小心翼翼避开锅里青菜的样子,就暗暗想笑。

迟南:“…你去洗澡。”

游遇乖乖拿着迟南的睡衣走向浴室他知道这个小恶灵要趁他洗澡的时候开小灶吃甜食流眼泪的。

果然游遇洗好了出来,迟南已经把他带回来的甜品吃干净了他抹掉眼角的泪痕拿起洗浴用具紧接着走进了浴室。

游遇穿着迟南的睡衣躺在褥子里浴室哗啦啦的水响传来空气里有暖暖的、水汽弥漫的沐浴露味道他闭上眼睛心情意外的很平静。

2月29那天的意外掉马和他设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完全不相同掉马后两人的关系也和他的预设天壤之别。

他以为自己和迟南会走向更戏剧性、更具张力的对峙局面,可现实却截然相反,掉马后两人非但没有剑拔弩张,反而有种…关系更平和默契的错觉。

这个占了他身体的小恶灵面对原主,完全没有表现出紧张、害怕、愤怒或者厌恶等任何一种情绪。

他只是淡淡的递来蛋糕,淡淡的祝他生日快乐,转过头又淡淡的许下物归原主的愿望。

迟南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挣扎和控制欲,更没有恐惧,他不害怕失去被迫占有的身体。

游遇似乎也更有理由守住自己身体,光明正大看着迟南的一举一动。

想着这些,游遇唇角无知无觉的扬了扬,他不清楚自己和迟南是什么时候培养出的默契,就好像本该如此相处一样…

从浴室出来的迟南用干毛巾撸头发,游遇翻过身饶有兴味的看他:“需要我帮你吹干吗?”

迟南的顿了顿:“不用,谢谢。”

“我自己能照顾好这副身体。”迟南说着,翻出吹风筒自己乖乖吹头发。

游遇笑了笑:“看出来了。”

吹干头发后迟南关掉屋里的灯,游遇很默契的点亮卧室小夜灯为他照明。

“为什么不让我兑换物归原主的愿望?”迟南躺上床后,转过身问游遇。

游遇自下而上看着他:“我如果想要回身体,我会自己动。”

迟南:“…哦。”

“而且这副身体能被你使用,比起埋在土里或者被送去火化要更有价值,不是吗?”

“那确实。”

“不过…拒绝你愿望的人不是我,我没这么高的权限。”游遇无奈道。

迟南眉头微不可察的拧了拧,游遇继续说,“你是怎么把记忆弄丢的?”

迟南垂下眼睛摇摇头:“从你身体里醒来后,都不记得了。”

他不打算对游遇说哭泣的少年的事,从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里,他看到过小游遇曾经把他当做唯一的朋友。

死后被唯一的朋友占据了身体,迟南认为这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

小夜灯光线暧昧,迟南幽绿的眸子闪了闪。

游遇捕捉到他情绪的波动,却没拆穿,继续说:“干涉你愿望的人可能是这个世界的造梦主。”

“你见过他吗?”

“没有,据我所知没有任何造梦人见过他。”

“这样啊…”迟南声音越来越低,“我还以为造梦世界无所不能,没想到也会出现愿望被驳回的情况,有点意外。”

游遇眉头拧了拧说:“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两次,你就占了其一次,怪倒霉的。”

迟南:“另一次是谁的愿望?”

游遇笑了笑,却没回答他问题的打算。

游遇刚成为造梦人的时候,曾试图把愿望改成找到当年摆在卧室里那幅邪灵画作,可主系统拒绝了他的请求,理由是造梦世界无法把他的幻觉具象化,更不可能找到从来不存在的东西。

当时游遇怀疑过,难道曾经在梦里和他说话玩耍、陪他度过晦暗时光的画邪灵哥哥,只是自己童年时期逃避孤独而制造出的幻觉吗?

游遇花了很多年都没找到关于那幅画的蛛丝马迹,而当年他的眼睛看不见,也无法描绘、复制那幅画的样子。

甚至…后来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卧室里是不是真的有一幅画存在过,童年唯一让他开心的画邪灵哥哥可能是自己潜意识杜撰的…

当某件事物的存在踪迹完完全全消失,它就和幻觉无异。

“你要做好准备,或许…你消失的记忆和整个造梦世界有关,所以才这么贵。”游遇答非所问。

迟南点了点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对了,我再告诉你个很重要的事。”

卧室不大,两人只要稍微伸直就能够到彼此,因为迟南把整个身子都缩进被子里,游遇迟疑了片刻,放过他的泪痣点了点他鼻尖,“你的眼泪是很特殊也很有价值的东西,下次在噩梦本里如果遇到难缠的恶灵,你可以用眼泪对付他们。”

在他的触碰下,迟南轻而易举滴下眼泪,幽绿的眸子湿漉漉的,像沉在河底的漂亮石块,游遇心满意足的扬了扬唇角,“在黄昏游轮特殊房间的时候,我就是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