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迟南丝毫没犹豫,言简意赅:“兑换。”

造梦系统已确认梦游人迟南的选择,愿望墙将在五分钟后开启,请迟南立即和工作人员前往

迟南:“好的。”

就在工作人员上前为迟南引路,所有人对迟南投来艳羡的目光时,系统又叮的一声响。

请稍等,本次愿望兑换将由造梦人亲手完成,无需前往愿望墙

系统突然更正。

一旁的老于皱眉质问:“怎么回事?兑换愿望不是统一在愿望墙进行吗?为什么突然改了?不符合规矩吧?”

系统回应: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黑茶生怕迟南被坑,一副老父亲的口吻:“特殊情况?要不你们展开说说?”

系统:造梦人拥有最高权限,可以决定愿望兑换的地点和形式

黑茶:“……”

他刚想吐槽造梦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迟南礼貌的开口了:“请问,这位造梦人是游遇的梦的设计者吗?”

系统:是的

迟南突然来了兴致,他早想见一见这位目睹了当年事件真相的造梦人了。

系统又补充说:请诸位放心,无论是何种形式,愿望兑换的结果都不会产生变化

请迟南随工作人员前往造梦人的会客厅

黑茶刚想说什么,迟南安抚他说:“应该不会有事的,我刚好也对造梦人很好奇。”

黑茶只得将原本担忧的话吞回肚里:“那我还是在这等你。”

迟南的眼睫颤了颤:“好,等回来我应该就能看到你们了。”

“真期待…”他低喃着转过身去,唇角有一瞬间好像扬了扬。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迟南拐出宴会厅,一路除了领路人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呼吸声外,周围寂静得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

走了差不多十分钟,迟南前面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是门卡识别的声响。

“造梦人已经等在会客厅,请进。”

迟南朝声音的来源微微颔首,依言走进会客厅。

可他刚走进屋不到半秒,身后的门突然砰的一声合上。

门内悄无声息的,只能听得到他自己的呼吸,完全不像有人等在这里的样子。

屋里的温度比外边低很多,迟南站了不到三分钟,手指尖开始变得冰凉。

“您好,请问有人吗?”

他话音刚落,屋里突然响起了熟悉的旋律,迟南微愣,这是他在大火里听到的那首曲子,优美缓慢,又有点阴郁。

“您好?”

迟南又等了片刻,可除了乐声,无人回应。

他索性沿着声音来源向前走,随着越来越接近,让人感觉平静的音符突然变得催眠。

迟南开始不可抑制的觉得困,就好像进入噩梦世界之前,坐在车里接取系统任务那一晚。

声音近在咫尺,只要稍微一伸手就能碰到发声的乐器…

迟南突然被一双戴着手套的手蒙住眼睛,就好像恶作剧猜猜我是谁一样,在对方明知他是瞎子的情况下…

迟南下意识的绷紧身子,对方低下头,似在他耳边轻轻的笑了笑:“困就先睡吧,醒来愿望就实现了。”

“这是安眠曲。”

这人的话充满蛊惑的意味,下一秒,迟南就失去意识陷入深眠。

也不知睡了多久,迟南醒来时屋中的乐声已经停了,脸上凉凉的浸着什么,散发着一股子甜甜的草药味。

他抬手摸了摸,眼睛部位果然缠满绷带。

迟南下意识的想要扯开,他的手立刻被人捉住。

好在对方戴了手套,他没因猝不及防的皮肤接触流下眼泪。

“别乱动,我给你拆。”那人的声音很好听,手也很凉,柔软布料下包裹的手指像冰块一样。

迟南刚想开口,那人就把手指压在他嘴唇上,“嘘,兑换心愿的过程必须保持安静,内心虔诚。”

说着,他拉住迟南的手腕,示意他跟过来。

迟南被他过凉的体温弄得禁不住抖了抖。

对方似短促的笑了声,拉着他向前走了两步。

“好了,就是这里,”他示意迟南停下,抓住他的手却没松开,甚至更近的靠了过来,“不过恢复视力之前,我最后提醒你…”

他的声音低低的,始终有种游刃有余的戏虐味道,让人感到不安。

“很多时候,恐惧来源于我们的眼睛,你确定还要恢复视力吗?”

迟南笃定的说:“我确定。”

对方似乎心情很好的笑了:“我很期待。”

说着,他终于松开迟南的手腕,抬手替他解开脸上绷带的结。

迟南不自觉放轻呼吸,整个人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对方看出他情绪微妙的变化,故意放慢手上的动作,将纱布缓慢的、一层层剥开。

每一秒钟,对迟南而言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当最后一圈纱布从迟南脸上脱落时,他睫毛轻微的颤了颤。

虽然没睁开眼睛,但透过眼皮他能感觉到两团模糊的光,某个消失的器官再次回归到他脸上。

睫毛颤抖不停,迟南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像是小心翼翼的确认。

“睁开眼睛,确认一下吧,”对方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兑换的愿望,是否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