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13)

游遇的梦(13)

“为什么?”迟南用他一贯没什么情绪的语气,直截了当的问。

“啊?”小姑娘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当场懵了。

“那、那个…因为我很害怕…你看起来什么都不怕所以…”南鹿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说,还求助一样看向关系和迟南比较好的黑茶。

可惜黑茶不是什么撒娇都能吃的,他为难的挠了挠头:“迟南身体不舒服,算了吧,让他在客厅里歇会儿。”

南鹿:“……”她似乎没料到黑茶没帮她讲话。

宋悦看向眼睛哭红肿的南鹿:“要不你也先歇会儿,情绪起伏大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清醒值的。”

南鹿揉了揉眼睛:“可是然姐现在下落不明…”

宋悦安抚:“屋子不算大,找人我们去就好了。”

南鹿这才犹犹豫豫的点头。

黑茶:“那我和老于一组,宋悦和…”

小青年点头:“我叫徐兢。”

分组完毕,两组人分配好搜索范围就各自散去,南鹿一副无助又自责的样子坐到沙发上,和迟南正对着。

可惜迟南眼瞎,看不见她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去厨房倒点热茶,你需要吗?”南鹿看对方既不言语也没动作,像是睡着了,忙问。

迟南:“不用了,谢谢。”

“哦…”

南鹿悻悻的离开沙发,不到三分钟又折了回来,“那、那个,厨房里有点不对劲,你可以跟我去看看吗?”

迟南:“不对劲?”

南鹿的声音已经捎了哭腔:“对…冰柜里好像有响动…我自己不敢…”

这会儿迟南已经稍微养回了些精力,于是答应了南鹿的请求。

“其实挺冒昧的,突然就邀请你一起组队,还打扰你休息,让我来厨房确认…可我真的很怕。”南鹿像是为了打破尴尬一样,边走边说。

迟南却没立刻回应,眼看尴尬成倍蔓延,他终于开口:“你受伤了?”

南鹿脸色明显一僵,可惜迟南看不见她紧绷的眉眼。

“没啊?怎么了吗?”她嘴上是困惑的语气,看向迟南的视线却充满探究意味。

迟南沉默一瞬,淡淡摇头:“没事,我闻到血腥味。”

南鹿咬了咬嘴唇:“大概是,昨晚在走廊上不小心沾上的吧…”

不到两分钟,两人绕过走廊来到厨房,按照先前南鹿所说,迟南侧着脸贴在冰柜边听,可并没有听到什么诡异的响动。

“咦,好奇怪…刚才明明有声音的啊…”

“我打开看看吧。”

拉开冰柜们之后,除了轻微的发电机声和扑面而来的冷气外,什么都没有。

“啊,对不起,可能是我刚才太紧张,听错了…”

就在南鹿道歉的时候,迟南听到‘咯吱咯吱’轻微又缓慢的响动,像是门被人小心翼翼拉开。

随后一阵不同于人工制冷的、阴凉潮湿的风刮在迟南脸上,他偏过头,冷得吸了吸鼻子。

“你们在白颖芝房里发现了什么?她是不是真的打算用我们十个梦游人献祭…?”南鹿看他有所觉察,忙转移话题。

“嗯,不过祭坛已经被我们摧毁了。”迟南回答。

“可是,系统并没有提醒我们已经成功破局,是不是还忽略了什么?”南鹿的情绪好像一下子镇定下来,开始和迟南讨论线索,“而且,今晚零点过后就是中元节了…”

南鹿突然放轻声音:“你不害怕吗?可能我们剩下这七个人里,只能活一个。”

“七个人?”迟南心中咯噔,反问。

南鹿慌忙改口,语气有些发虚:“啊不是…呸…八个人…我一下子犯糊涂…”

人的第一反应永远是下意识的。

在南鹿的认知里,这一屋子只剩下七个活人了。

迟南一下子猜到了什么…

他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怕也没用,只能尽力活下去,我们走吧。”

南鹿怔了怔:“啊?去哪?这不是没找到…”

“这样下去可能永远找不到安然,先回客厅汇合吧,晚点壁灯亮了,知道是死是活再找不迟。”迟南背过身去往客厅走,偷偷拿出手机启动录音功能。

这里虽然没有网络信号,但手机基本功能还是可以用的。

“等一下,要不我们再找找…”南鹿在迟南身后委屈巴巴的说,可迟南充耳不闻。

“小瞎子,你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看一张脸,性格这么不讨女孩子喜欢。”眼见好言好语拦不住迟南,南鹿语气秒变,将手搭在对方脖子上,捎着冷森森的笑。

迟南不动了,一个冰冷锋利的东西架在他喉咙上,只要乱动,他很可能会被划开喉咙。

他猜测,大概是放在厨房流理台上的剔骨刀。

“听话,跟着我往后退,自己从那扇门走出去。”

“也别想着呼救,他们都在楼上听不见的,安然已经帮你试过了。”

“不过在你试图发出声音之前,我可能已经把你喉咙割开了。”

南鹿自顾自说,用刀朝迟南脖子顶了顶,开始逼着他朝厨房敞开的后门方向退去。

在解决副本之前,擅自离开别墅必死无疑,第一天那个被割头的黄毛就很好的证实了这规则。

很显然,南鹿想让他死。

“你不是新人了吧?”迟南问。

南鹿翘起嘴:“猜对了,可惜晚了。”

“不听话的话,我可以先捅你一刀,再把你扔出去,”南鹿在他耳边低低的笑了笑,“就像安然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