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12)

游遇的梦(12)

和绝大多数影视学院的毕业生一样,白颖芝没背景没资源也没运气,摸爬滚打了几年还是一个十八线外小艺人。

没有好的曝光就没有好剧本找上门,没好剧本就更不可能有好曝光…恶性循环注定了她只能被市场淘汰掉。

她需要的只是一次爆火的运气。

在同行好友的介绍下,白颖芝开始接触借运之术,通过供养灵体调理运势。

不久后她就拿到一个爆火IP,白颖芝的事业因此出现曙光。

随着走红,她对气运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欲望是个无底洞,白颖芝越玩越大,开始尝试和恶灵做交易。

可当她事业走向巅峰的时候,反噬随之而来,刚开始是整夜整夜做噩梦,后来她梦到的事情开始接二连三发生在现实里,有一次在赶片场的路上差点撞上一辆水泥车!

如果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想用自己的命去填,于是承诺给恶灵生‘祭品’。

选最阴的日子行房受孕,怀孕时每天喝新鲜的乌鸦血,用阴油涂抹肚子等待祭品‘孵化’。

甚至在小游遇出生后,把咒文烧成灰掺进奶水里喂养…

白颖芝终于把游遇培育成恶灵最可口的祭品,等着他八岁那年的中元节,附上十个极阴体质的祭引,完成最后的献祭。

“这也太他妈不是人了!”黑茶读完气得浑身发抖,再看血水翻涌的鱼缸更觉反胃。

迟南沉着声问:“小少爷看不见,是因为献祭的缘故吗?”

黑茶摇头:“这个不清楚,上面也没写小少爷的情况。”

他想了想又喃喃说,“现实里小少爷是瞎子,可这个副本里他视力好像又是正常的,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老于看了看迟南紧闭的眼睛,眉头微不可察的拧起。

“现在弄清了真相,打算怎么办?”黑茶征求两人的意见。

“砸了吧。”

难得迟南和老于异口同声,黑茶爽快的撸起袖子:“得嘞,你茶爷我最擅长□□烧…”

他话没说完,迟南朝他做了个‘嘘’的动作,黑茶立刻禁声。

咚。咚。咚。

走廊上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这是…”声音逼近,黑茶喉头发紧。

迟南:“是梅姨。”

黑茶骂人的话噎在喉咙里,四下张望锁定了个两米多高的壁式大衣橱,他和老于交换视线,迅速关了卧室的灯,推着迟南钻进衣橱里。

衣橱合上的瞬间,卧室门被人从外向里推开了。

脚步声停下,走廊上似乎刮起了风,把卧室的门吹得咯吱作响。

迟南放轻呼吸朝后靠去,后背突然被某种又凉又滑的触感爬过,转瞬即逝。

好在隔着衣服,他没有流下眼泪。

是谁摸了他?这温度和触感不像是黑茶和老于的…

迟南还没想明白,湿腻腻冷冰冰的触感再次卷土重来,这一次‘它’似乎料定迟南无法反抗,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开始沿着迟南的背脊骨一截一截向上摸去…

周遭温度也变得越来越低,他们身处的衣橱仿佛一个大冰窖。

与此同时,衣橱外发出‘哒’的一声响,应该是梅姨按了顶灯开关。

灯光再次笼罩血腥的主卧,光亮也透过门缝照进柜子里。

“啊——!”

黑茶的惊呼被眼疾手快的老于及时扼杀,老于微微侧过头,顶着一张因恐惧铁青的脸朝他比了个将嘴拉严实的动作。

迟南明显能感觉到,站在身边的黑茶在不停颤抖,牙齿时不时发出细微响动。

就好像看到什么极吓人的事物一样,可惜迟南眼睛无法睁开,不然他也很想看一看。

时间一点点流逝,黑茶停止不了身上的颤抖,只能咬住拳头防止发出声响,他用余光看了眼镇定自若的小瞎子,此时此刻真情实感羡慕迟南是个瞎子。

鬼知道他选的这个藏身之所,挂满了十多具吊死在衣橱的女尸…

难怪刚才他从外看衣橱明明挺宽敞的,但躲进来后觉得又挤又压抑还很冷…

和十多个吊死鬼分享一个衣橱能不挤不冷不压抑吗!

即恶心又害怕还一动不能动,黑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更绝望的是,梅姨的脚步声在渐渐接近。

“夫人不喜欢没礼貌的客人,”梅姨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乱跑的客人,要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惨痛代价。”

随着梅姨的接近,黑茶透过门缝看到她手里提着一把菜刀,刀上还滴答滴答的淌着血…

前有持刀梅姨后有吊死女鬼,黑茶差点一口气背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可能因为衣橱里空气憋闷,加上昨晚那碗药开始迅速发挥药效,迟南心口烧得慌,脸也随之变得滚烫泛红。

身后那个摸他的东西也越来越不安分,湿湿黏黏的触感剥开他衣领,肆无忌惮的摸他的脖子。

就好像被他散发的热度吸引了一样…

迟南被触碰肌肤,毫不意外的留下了眼泪。

可几乎是他流泪的瞬间,那些手脚不干净的吊死鬼突然安分了,瑟瑟缩缩将手和脖子收进衣服里,连坠地的长发都收拢得好好的,像一只只受到惊吓的乌龟。

梅姨在祭坛照片墙前停留了两秒,又检查了一下浴缸和乌鸦尸体,转身往屋外走。

黑茶心底的大石刚落下,一口气还没换利索,梅姨在门前停住了。

她调转方向,朝衣柜方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