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10)

游遇的梦(10)

几乎每隔半秒,他就抬头确认一遍时间,现在客房里的时钟指向凌晨一点四十。

还有二十分钟,所谓的试戏就要开始了…

肖望把手伸进嘴里,神经质的用门牙啃咬边缘已经不成型的指甲。

另一只手以极快的频率挠没剩几根毛的头皮,吱吱吱的抓挠声在安静的客房里响起,把他的恐惧无限放大。

凭什么…凭什么是他被分配「被害人」的角色?

凭什么大家都是来刷副本实现愿望的,别人运气那么好,到他这里就只能沦为被杀的小炮灰?甚至杀人凶手还能因此获得造梦主的好感…

而且对方还是聒噪又自以为是的小主播,还有那个天生一张好看面孔,走到哪都能吸引女生目光的小瞎子!

为什么他要用自己的命作为代价,让讨厌的人获得好感实现愿望?

他就不配拥有愿望吗?他就不配在这个噩梦世界好好活下去吗?

他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只是想让自己变得稍微受欢迎一点,不要这么遭女孩子的嫌弃,不要被人想到他就是秃头秃头的完全记不住名字…这不过分吧?

凭什么别人生来就拥有的东西,他需要通过九死一生去博取?可即使这样了,还要为他人做嫁衣…

不甘心。不公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肖望的面部表情因为恐惧和不甘变得扭曲,他被纷繁杂乱的声音和情绪裹挟着,无助又惊慌的蜷缩在客房角落,悚然睁大一双青乌的眼睛…

不能这样下去…不能便宜了那些人…

他的指甲被啃秃陷进肉里,不停抓挠的头皮也渗出了血。

因为疼痛,肖望稍微回了点神,等他注意到自己的系统界面时,发现「清醒值」已经高达96…

他猛然一惊,程旭说过,清醒值越高越危险,一旦达到90以上会失去方向感、判断力和求生欲,如果100的话…

骗人的,一定是骗人的。

肖望认为现在的他清醒得很,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想活下去!

[警告,梦游人‘肖望’请注意,清醒值已达97。]

[再次警告,梦游人‘肖望’请注意,清醒值已达98。]

“你他妈给我闭嘴!”肖望操起放在手边的剔骨刀,狠狠的朝虚空划了几刀,可系统界面却只是闪了几下,依旧毫无障碍的发出无机质的声音——

[严重警告,梦游人‘肖望’请注意,清醒值已达99。]

“滚!!!”

肖望停止了颤抖,双目赤红,握紧手中的剔骨刀,打开了反锁的客房门。

同样是梦游人,他不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比起不确定的死亡和违规,反杀‘凶手’黑茶显然更痛快!

他看不惯那个走到哪都叽叽歪歪、还谜一样受欢迎的小主播很久了,剧本里不是说凶杀现场越血腥越好吗?就用这把剔骨刀把那两人的皮肉一刀刀割下来,手感一定爽极了…

别墅大厅的吊灯已经关了,只剩下九盏壁灯幽幽的亮着,暗淡的光被走廊护栏割得支离破碎。

肖望提着剔骨刀,不知是不是清醒值过高的副作用,他觉得脚底有些虚浮,随之脚步变得缓慢踉跄,为了走得稳一些,他只能用剔骨刀一下下扎在墙上,艰难的沿着碎光穿过走廊。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困难…

“这位客人,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肖望抬起血红的眼睛,看到端着托盘的女佣正微笑着望向他。

他记得女佣是不会笑的,可是此时此刻,女佣正以一种蔑视的笑看着他!

这个女佣是在嘲笑我的狼狈和悲惨吗?

肖望自喉间发出嘶哑的冷笑:“滚!你去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他手持剔骨刀朝女佣的脖颈划去,手起刀落,猩红的血液喷洒而出,刚好溅在相框里白颖芝的眼睛上。

女佣消失了,肖望的身体猛地踉跄了一下,他自喉间发出沉闷的呜咽,汩汩鲜血从他脖子涌了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湿漉漉的脖子,手掌猩红一片…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明明砍的那女人…肖望扭头望向相框,透过晦暗的灯光他看到自己白森森的颈骨以及…照片里的白颖芝扬起了唇角…

就连他妈照片里的人都能嘲笑我!

肖望提刀朝墙上的白颖芝全家福乱划,随着他的动作鲜血喷涌飞溅…

[梦游人‘肖望’清醒值已达100,系统即将启动清除命令。]

系统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肖望捂着脖子继续朝黑茶的房间走去。

呵,清醒值100又怎样?我现在不是清醒得很、好得很,等我弄死那个小主播…

肖望的脚步顿住,因为他心心念念要弄死的黑茶和迟南正站在他面前。

虽然他的视线已经被血染糊了,但是…他认得出来这两个人…就是这两个人!

弄死你们!

肖望操起剔骨刀朝两人一顿猛砍,脖子、心口、腹部、后脑勺…每一刀都极狠极深不遗余力,刀子扎入皮肉,拔出的瞬间带出血柱和碎肉。

“想杀我?没想到我会反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刀又一刀,鲜血浸透木质地板从走廊边缘滴落,滴答。滴答。缓慢的节奏,像是春天夜里从屋檐滑落的雨水。

沉闷的皮开肉绽声里,肖望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孩子的惊叫声,此起彼伏,恐惧又绝望。

大概是哪间客房的小姑娘从猫眼看到他的‘壮举’了吧…

肖望咧开嘴,得意展示他伟大的作品,眼前的黑茶和迟南已经被他捅得满身血窟窿,已然一滩烂肉。

“杀了你就是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截然而止,只不过一眨眼功夫,迟南和黑茶的尸体就从他眼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