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9)

游遇的梦(9)

白颖芝离开后,客厅陷入一片死寂。

一时间恐惧和猜忌把空气填满,所有人都有点呼吸困难,视线在彼此脸上游移。

“那个,被害者不是我,你别杀我…”南鹿摊开自己空白一片的剧本放在桌子中央,证明给黑茶和众人看。

安然瞪了她一眼:“…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摊开剧本洗清关系,那‘被害人’不是被迫自爆了吗?”

南鹿愣了愣,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对不起,我没考虑这么多,太害怕了…”

安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黑茶烦躁的搓脸:“去他妈的试戏…我根本不可能杀人啊!今晚蒙头睡谁都别理谁!”

“小主播,噩梦世界大多数时候身不由己,”老于事不关己的扬扬眉,“你如果不按剧本走,选择消极方式蒙混过关,非但刷不到好感,被害人也要和你一起受罚。”

黑茶给气笑了,捡起剧本在桌上猛拍了几下:“难不成为了这个荒谬的设定,我真去杀人?神经病啊…”

这个疑问,在场的老梦游人都无法给出答案,沉默片刻后程旭叹了口气:“这次的造梦人太变态了,居然玩起了杀人游戏。”

迟南直接将自己的剧本推到黑茶面前:“帮忙看看被害人是我吗?”

黑茶怔了半秒,又将迟南的剧本推了回去:“算了,这一次…你别找我看了…万一呢…”

“那正好,”迟南不以为意,“演戏这件事,听起来就像是能刷好感的剧情点,如果完成得好,估计最后能分到不少好感度。”

他这番发言让在场众人一愣,好事的老于直接拿过迟南的剧本,翻开后咦了一声,然后在众人惊悚的视线里摊了摊手:“想多了,不是你。”

“可惜了。”迟南抿了抿唇。

老于看他淡定的样子,突然很有兴趣的问:“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办?”

迟南早就想好了:“剧本不是说越血腥越好吗?去厨房弄点血浆和凶器,制造一个凶案现场再睡觉。”

微秃突然冷笑出声:“你他妈说得轻巧,剧本上说的「保留尸体」怎么办?抹点血浆睡觉就能蒙混过关?做梦呢?”

“我昨晚刚好被分了‘尸体’角色,今天应该也能以‘尸体’身份出现在试戏里吧?”迟南说。

众人:“……”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迟南:“剧本上没说不可以找替身演员,无论谁拿到‘被害者’的角色,我都可以去案发现场,当‘被害人’的替身演尸体。”

他发表完看法,在场众人都沉默了,半晌,老于笑了:“别说,我觉得还挺靠谱的。”

程旭点点头:“确实,现在好像就只有这个法子可以试一试了。”

“这小孩天赋可以啊,”老于笑嘻嘻的撞了下程旭胳膊:“昨晚谁打赌来着,还押小瞎子是第二个送命的?嗯?”

“嗐,”程旭尴尬的偏了偏头,低声说,“等从这鬼地方出去,再把钱转给你,不赖账。”

迟南:“……”原来不知不觉他还成别人的赌注了。

黑茶脑子转了很久,暗淡的眼睛总算闪了闪:“我假装杀了‘被害人’,迟南再用尸体的身份出现在凶杀现场,蒙混过关完成试戏,草!破局有望!”

老于饶有兴味的看了众人一眼:“可这样一来,又出现一个新问题,需要‘被害人’自爆身份…想必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这么做吧?”

他是这届梦游人里经验最丰富的,对于恐惧中普通人的选择也了如指掌。

果然,空气再次陷入沉默。

拿到‘被害人’剧本的梦游人不信任他们,迟迟不愿站出来。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表示理解,风险太大了,没人愿意将性命轻易交付给陌生人。

毕竟严格按照剧本走,真杀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拿到好感度,而在噩梦世界杀人不犯法,黑茶占据有利的身份,完全可以对‘被害人’真下杀手。

只相处了两天,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都不确定黑茶心里怎么打算。

等了五分钟,仍然没有人站出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黑茶又沮丧的靠在沙发上,开始反思自己难道真长得像杀人犯?

“那这样吧,剧本里没说只能有一个案发现场,待会黑茶和迟南演好‘杀人犯’处理‘尸体’的部分,‘被害人’自行准备被杀部分,怎么样?”程旭无奈的说,这种彼此不信任的状态,才是噩梦世界的常态。

“也就是说,把这场谋杀分开来表演,杀人和被杀在不同房间同时进行,两个案发现场,逻辑上虽然有点勉强但也可以试试,‘被害人’身份不暴露彼此安心些。”

在彼此不信任的情况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黑茶点头:“那现在我们先对好凶杀手法吧,到时候各自准备好。”

‘被害人’自然不会回应他,黑茶只能转过去问迟南:“你想做一具什么样的尸体?”

迟南:“越血腥越好的话,当然得分尸,但这个太难呈现了…”他好像有点遗憾。

众人:“……”可是你明明很有兴趣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迟南想了想:“要不去厨房弄把菜刀,砍死的话应该属于血腥范畴?作案工具也方便。”

黑茶唇角抽了抽:“行…大家还有什么建议?”

没人回答,黑茶苦笑:“那就这么说定了,各自去厨房弄把菜刀好好演吧。”

梅姨再次端来宵夜,今晚炖的米酒奶酪,醇厚的米酒汁冲进新鲜温热的牛奶,在白瓷里凝结成洁白剔透的奶酪。

梅姨将奶酪一一分给众人,唯独最后分到迟南面前的不一样。

“这是什么?”黑茶看向迟南碗里诡异的褐色液体,抓着梅姨问。

梅姨:“这位客人给夫人和小少爷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他应得的。”

迟南看不见,只低着头闻了闻,倒是没什么怪味。

“这是小少爷的药吗?”迟南问,毕竟他白天倒了小游遇的药,白颖芝不可能无动于衷。

梅姨没回答他的问题,只礼貌又机械的说了句:“请您享用。”

黑茶:“…要是不喝能怎么着?”

梅姨眼神变冷:“所有人都要陪着演一遍他昨晚的角色。”

在场除黑茶以外的所有人:“……”

迟南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感受到四面八方催促责备的视线,他端起药一口气喝干净,礼貌的将碗递给女佣:“多谢款待。”

汤药并没有什么怪味,喝起来像是温凉的蜂蜜水,清甜里带着点槐花香。

于是迟南流下了眼泪。

“喝了哪里不舒服吗?”黑茶看他流眼泪,急得眼都直了。

迟南擦了擦眼泪,思考片刻找了个奇怪的理由:“…没事,挺好喝的,就是有点烫嘴。”

黑茶:…?烫到都哭了吗??

宵夜后,迟南问梅姨有没有活黄鳝,梅姨点头,表示厨房水槽里刚好养了几只。

黑茶困惑:“你要黄鳝做什么?”

“用来当血浆,”迟南解释说,“黄鳝血颜色和质感比较像人血,也不容易凝固,以前听过用不少用黄鳝血碰瓷的案例,很容易蒙混过关,用来装扮杀人现场最合适了。”

黑茶:“……”他发现这小瞎子不仅脑子快胆儿肥,甚至还对杀人和碰瓷颇有研究。

“就是不知道这样符不符合规则,能不能蒙混过去…”说到一半,黑茶沮丧的收了声。

“遵守规则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迟南说。

黑茶:“怎么说?”

迟南:“我们身处梦境,梦境本来就是即兴的,不是完全按规则运转的,对吧?”

黑茶一知半解的挠了挠脑袋:“好像是这样…”

“昨晚我用女鬼尸体都能蒙混过关,只要能自圆其说,今天应该也没问题的。”迟南鼓励他。

“但愿吧…”

和迟南聊了两句,黑茶稍微想开了,反正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他的纠结只会徒增烦恼,不如像迟南说的那样,即兴发挥骚操作,说不定还能另辟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