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7)

游遇的梦(7)

“而且也都是眼睛…”南鹿抿了抿唇,将‘瞎了’两个字咽了下去。

空气瞬间冷了下来,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迟南和画中的小少爷。

黑茶看氛围不善,立刻打圆场:“嗐,长得好看的人都有点像嘛。”

“对啊,好看的皮囊都千篇一律…”宋悦也跟着调节氛围。

微秃却无视氛围,微妙的来了一句:“还是那句话,恶灵会把恶灵两个字写在脸上吗?”

黑茶终于忍不了了:“你什么意思?”

微秃冷笑:“呵,谁知道这次的梦游人里,有没有混进什么别的东西。”

“你觉得迟南是鬼?”黑茶上前一步,咬着牙说。

微秃十分欠揍的摊摊手:“我可没这么说。”

眼见两人就要吵起来了,南鹿在旁边弱弱开口:“那个…我也就随口一说…不是怀疑迟南…”

程旭皱眉,他第一眼看到白颖芝,还觉得她和迟南有几分相似呢,但当时也没多想,现在南鹿一提醒立刻提了个心眼。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互相怀疑吵架的时候。”程旭怀疑归怀疑,面上却滴水不漏。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之时,杂物房的门突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

走廊上起风了。

阴冷的风灌进狭小的空间,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一哆嗦,恶寒爬上背脊。

“这…”

“嘘,你们听。”

众人竖起耳朵,听到风中断断续续的夹杂着乐音。

明明是优美动人的旋律,却又别有一种悲伤压抑的质感,像是地狱深渊被囚禁的恶魔用乐声蛊惑世人。

迟南面色微变。

黑茶看他神色不对,以为是委屈的,站在旁边安慰:“不要在意,那个秃头长得丑,嫉妒你才这么说。”

他声音不算低,微秃自然听见了,龇牙咧嘴就要反驳,迟南淡淡说了句:“我朋友里有认识比较靠谱的植发机构,出去后可以推荐。”

一旁的老于噗的笑了:“我也要。”

黑茶也毫不忌讳的笑,压低声音在迟南耳边说:“可以啊你,看不出来,杀人不见血的,气死那秃头。”

迟南有点懵,他不过是陈述事实而已,什么时候杀人了?

不过好像不重要,反正听起来黑茶似乎心情变好了。

“先别吵,”程旭的注意力完全在乐声上,走到门边指了指走廊对面,“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

“那是…小少爷的房间?!”宋悦捂住嘴惊呼。

“这…可怎么办啊?会不会是线索?”

“是线索也没办法吧?白颖芝和女佣不是说过,不能到主人的房间吗?”

“如果真是线索就这么放弃了吗?”

“不然呢,你去吗?还是你?”

众人都不吱声了,毕竟规则里明明白白说了不能擅闯主人房间,小少爷也是主人。

迟南打破沉默:“我去。”

众人齐刷刷的望过来,有点不可置信。

黑茶扶额,而后无奈又欣赏的笑了:“我加入。”

同组的宋悦迟疑片刻也举起手:“那我…”

黑茶将她的手拉了下来:“你别,女生等在外边就好了。”

说着他还使劲朝宋悦使眼色,宋悦没办法,无奈的笑了:“好吧,谢谢。”

“茶哥,你也不用…”

“少来,逞英雄就允许你自己啊?”黑茶截了迟南的话。

迟南怔了怔:“我不是逞英雄。”

黑茶啧了啧:“不是逞英雄是什么?”

“乐迷,”迟南真情实感的说,“想去现场仔细听。”

黑茶:???这是什么野路子迷弟。

迟南和小游遇承诺过会去找他,而且也是有私心的,他想回到当年的卧室确认墙上那幅《哭泣的少年》还在不在。

他魂穿后,这幅画的存在就被彻底抹除,非但网上查不到半点信息,就连人们对它的记忆也消失无踪。

但同时迟南也明白,犯规他一个人就好了,犯不着两个人都赔上的道理。

迟南继续说:“如果真像他们说的小少爷被恶灵附体,那我去做诱饵正好,之前和他有一面之缘,应该能让他放松警惕,你一起去就不好说了…不如你在门外弄个阵法控场,要是真有什么我就往外跑,把恶灵引到阵法里。”

黑茶微眯了眼睛看向迟南,他发现这个小瞎子是假傻,其实早考虑周全了。

“那万一…我的阵法不灵怎么办?”黑茶还是有些担忧。

迟南却没有任何困惑:“从昨晚的效果来看,我相信你的技术。”

“那再万一…你跑不过呢?”

“我相信我的逃跑技术。”

黑茶:“……”

迟南:“而且除此之外,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行,我去研究一下从大师那学来的捕鬼大法。”黑茶搓了搓手,终于点头,昨晚迟南死里逃生的经历让他对自己的驱鬼技术信心大增。

计划好后,黑茶就开始埋头研究记忆里的阵法,还弄了一堆符咒贴满迟南全身:“后脑勺来一张,脖子这也得有,还有印堂也得贴,不能留下死角…”

一顿乱贴乱画下来,迟南满身符篆,滑稽的模样像被天师符镇住的新鲜僵尸。

宋悦忍不住笑了,黑茶睨了她一眼:“怎么?对我的手艺有想法吗?”

宋悦摇头:“就是觉得迟南这个样子,很可爱。”

很可爱的迟南歪了歪脑袋。

“啊呀,你别乱动,额头上的符掉了!”黑茶忙冲上去啪的给他按住。

迟南忙立着不动:“…嗷。”

更像僵尸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