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游遇的梦(6)

游遇的梦(6)

众人上来对迟南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呼吸、心跳、脉搏…甚至还掐了他的中指,花了很大功夫才稍微相信迟南是活人。

梅姨送来的衬衫和外套很合身,柔软的布料勾勒出迟南修长挺拔的轮廓,看起来性感又禁欲。

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几个姑娘都不好意思多看两眼,可惜迟南自己看不到。

“昨晚2点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程旭被分配到隔壁,分明听到了迟南房里诡异的尖叫声,好像还是女人的声音。

迟南却同样迷茫的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闹钟不小心被我按掉了,没起来。”

“什么?!”程旭诧异,怎么可能有人被宣告恶灵找上门,还能呼呼大睡的?!

迟南歪了歪脑袋,依旧一脸平静:“就…睡过去了。”

众人:“……”

“不管怎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最开心的就是黑茶了,他刚想上前给了迟南一个兄弟式的拥抱,迟南就警觉的退后一步:“抱歉,我有肢体接触恐惧症。”

黑茶也没计较,说看到迟南好端端的就很开心了。

黑茶是个纯新人,对死亡和生命还是十分敬畏的,何况他对这个不喜欢给人添麻烦、即敏锐又偶尔傻乎乎的小瞎子很有好感。

如果迟南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得自责难过很久。

程旭就不一样了,他看惯了队友的死亡,所以比起迟南存活的事实,更在意对方是如何死里逃生的:“不是…你睡着的话,这女鬼不能自杀吧?说不通啊…”

“我临睡前按照黑茶的嘱咐,把符篆和糯米大蒜都摆上,女鬼应该是被克住了。”迟南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

程旭还在皱眉思考,剩下的人早一拥而上,抢着让黑茶帮忙画符防鬼。

“一个个来别着急,你们出去后记得关注我的账号啊,最好三连…”

安全完成了试戏,又表现良好的准备了剧本里的尸体,迟南心安理得的下楼吃早饭。

众人注意到,白天里墙上那剩下的九盏象征生命值的壁灯是关闭的状态。

白颖芝和她丈夫游唯庭似乎出门了,梅姨为客人们准备了咖啡和早饭。

经过惊心动魄的一夜他们都饿了,加之昨晚的宵夜没给他们带来任何不良反应,所有人都非常享受这顿早饭。

梅姨为他们收拾餐具:“白天的时间客人们可以自由参观屋子,但记住,夫人老爷不喜欢不礼貌的客人,千万不要去主人的房间。”

梅姨离开后,程旭提议:“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了,今天我们分组找线索吧,剩下九个人,三个人一组刚刚好,你们觉得怎样?”

梦游老手都这么说了,众人当然没什么意见。

黑茶自然拉上迟南,女白领也加入他们这一组;剩下的程旭、安然、南鹿一组;老于兴致索然的带着微秃、还有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男生一组,因为在场的女生没人愿意和微秃组队。

女白领名叫宋悦,当时正在陪客户吃饭唱K,本身来着姨妈还被客户猛灌酒,心里委屈,于是躲在厕所一边吐一边流眼泪许愿,希望早日实现财务自由去他妈的社畜。

黑茶很同情的点点头:“我许的愿望是赶紧火起来,粉丝破百万,也不用工作了,迟南你呢?”

“恢复视力。”迟南说。

黑茶深深的叹了口气:“大家都不容易…”

三人来到二楼,夜里没怎么注意,白天才发现走廊上挂满了宅子主人的照片。

“太奇怪了,白颖芝不是一家三口吗?为什么这些照片都是夫妻两人,你看这一张,白颖芝宁可抱着布娃娃都不抱着他儿子。”宋悦指着裱在相框里的照片疑惑说。

黑茶想了一下:“会不会是那会儿夫妻俩还没孩子?”

宋悦指着照片右下角的时间:“不对,按照你之前给的信息,十一年前游遇八岁的话,照片这会儿他已经三岁了。”

黑茶挠了挠头:“这确实挺奇怪的,难道是游遇长得丑,夫妻俩都是公众人物,所以不想让他出镜?”

宋艺摇头:“不可能,一般父母都不会嫌弃自己小孩丑吧,而且夫妻俩基因这么好,小男孩丑得到哪里去…”

黑茶转向迟南:“迟南,你觉得呢?”

“什么?游遇应该不丑…”迟南回答。

“不过说起来,之前我查资料,确实没有看到过游遇的照片。”黑茶说。

宋艺:“有些明星出于保护孩子心态,不希望小孩过早暴露公众媒体,这个倒也能解释。”

黑茶若有所思沉默了片刻,突然恍然的说:“我知道了!”

“照相是个很邪门的事,有些我们看不到的脏东西会被镜头捕捉下来,很多恐怖片都有灵异照片的情节,所以…”黑茶说着说着,背后浮起一层白毛汗。

宋悦:“你的意思是,因为游遇被恶灵附体,所以白颖芝夫妻不敢让他拍照?”

黑茶激动的拍了拍手:“没错,是不是很合理?”

宋悦缓慢的点了点头。

“迟南,你认为呢?”

迟南抚上画框,平静的说:“游遇不是恶灵。”

黑茶:“你怎么这么肯定?”

“小游遇挺可爱的。”迟南淡声说,一直绷着的嘴唇似乎弯出了细小弧度,小到根本没人能察觉,包括迟南自己。

黑茶唇角抽了抽:“啥玩意儿?你见过他?”

迟南点头:“来这里的时候,我找不到进宅子的路,是小游遇拉着我进来的。”

闻言,黑茶和宋悦裂开了。

“卧槽,你就不怕那小少爷把你拉去喂恶灵吗?”黑茶惊呆了。

迟南笃定的摇摇头:“不怕啊。”